银河9992019

文物介绍——汉代鎏金铜犀牛与驯犀奴

  这句话出处源自唐李商隐《无题》:“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犀,是犀牛,词典里的解释是哺乳动物,形状像牛,颈短,四肢粗大,鼻子上有一个或两个角,生活在亚洲或非洲的热带森林中.然而,灵异之处就在它那只角上。《山海经》中有记载,有一种犀牛就长有三只角,一角长在头顶上,一角长在额头上,另一角长在鼻子上。鼻子上的角短小丰盈,额头上的角厥地,顶上的角贯顶,其中顶角又叫通天犀,剖开可以看到里面有一条白线似的纹理贯通角的首尾,被看作为灵异之物,故称“灵犀”,“心有灵犀一点通”的说法就是由此而来,既指心中若有灵犀角中的那条白线似的的纹理,我们的心灵便能默契相通,引起感情上的共鸣。角中有贯通两端的白色纹理线是犀所特有的,普通的牛角是没有的。可见,“犀牛角”的灵异。

  犀牛是一种神奇而又有灵性的动物,在我国早已绝迹。而从国外引进的犀牛也寥寥可数,全国也只有极个别动物园有犀牛展出。时下,有的人认为中国不产犀牛,其实这是大错特错了。中国不仅产犀牛,而且还曾是犀牛的故乡。不仅数量多,品种也多,不仅长江以南产犀牛,就是黄河以北的华北平原上也曾经成群结队的出现过野生犀牛。中国人是最早认识犀牛也是最早利用犀牛的;远在夏商时期,华夏先民们在生存斗争中就捕猎过犀牛。当然那时候人烟特别稀少,捕猎工具又非常原始,对犀牛的生存繁殖不会造成影响。

  犀牛是食草动物,生性胆小,繁殖率低,但是它身体粗壮,除了头部和四肢,身体其他部位都被厚甲式的皮肤包裹,除了人类以外基本上没有其他天敌,就是虎豹之类猛兽对它也造不成伤害。从河南北部的安阳殷墟小屯村到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都曾出土过犀牛头骨。四川南部山区还有先民们画的犀牛岩画。中国不仅出产双角犀牛(苏门犀),还有大独角犀、小独角犀,各地区产的犀牛品种不同,有的适应了中原大地寒冷的气候,有的适应了华南酷热气候。

  据甲骨文记载,几代商王像武丁、帝辛都曾经捕猎过犀牛,最多的一次竞捕获过71头。商代人多爱饮酒,把捕来的犀牛角锯下来做成觚、觞、觯、觥等酒具,犀牛骨做成了匕,犀牛肉是上等莱肴,犀革制甲和盾。商周留下来的青铜器有很多是仿照犀牛的形象铸造的,“犀牛尊”就是典型的双角犀造型,铸造非常写实而逼真,是一件上等盛酒器。兵戈扰攘的春秋战国时代,不仅给老百姓带来了无穷灾难,更给中国犀牛带来了空前绝后的浩劫。在铁甲出现之前,军士作战基本上都用犀甲、犀盾护体。诸候国之间互相攻伐,各方都投入了成千上万披着犀甲的士兵作战。由于战场上需要大量犀甲、犀盾,促使人们对犀牛长期狂捕滥猎,致使犀牛这一物种在中原地区急剧减少直至灭绝。只有华南、西南偏远地区还有少量野生犀牛。犀牛由盛到衰再至灭亡与无节制的猎捕、生态平衡的破坏、人口大量增殖及侵占了野生动物栖息地有直接的关系。甚至有些野生犀牛被逼到了国外,因为同中国接壤的印度、缅甸、尼泊尔等国还有野生犀牛。

  鉴于此,我们一定要吸取历史教训,千万保护好现有的野生动物,再也不要出现像中国犀牛灭绝这样的千古遗憾。

  大云山汉墓,位于盱眙县马坝镇云山村的大云山顶,于2009年底由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进行考古勘探与发掘,取得了重大考古发现。现已确认大云山顶部是汉代的一座规模宏大的陵园,总面积达25万平方米,考古显示周边曾有500米见方的围墙,里面曾经有密集的建筑群,陵园东门尚有道路、阙基等遗迹存在。经过鉴定,这是一处西汉早期的规格极高的夫妻同冢异穴合葬墓,墓主人是江都王刘非。

  刘非与汉武帝刘彻为同父异母之兄弟,为汉景帝刘启的妃子程妃所生,与鲁恭王刘余、胶西王刘端皆为同母兄弟,比刘彻大12岁。景帝二年(公元前155年)被封为汝南王,次年,年仅15岁的刘非在平定吴楚七国之乱时,因领兵攻打吴国有功,被景帝改封为江都王。江都王国建都广陵(今江苏扬州市),管辖原吴国的地域,前后驻守27年。终年41岁,谥为江都易王。

  为什么刘非有如此大的财力营造自己的奢华陵寝?平定“七国之乱”后,西汉中央政府权力进一步加强,诸侯国除享有衣食租税外,政治、军事、财政权利均被剥夺,因此,诸侯王陵营建的规模也日渐衰落。而刘非不同,他因军功受赐天子旌旗,在诸侯王之中却备受优待,大云山江都王陵的气势与同时期的其他诸侯王陵相比显得更为磅礴大气,也就不难解释了。

  大云山汉墓出土大量精美文物,在大云山一号墓出土的铜器中,鎏金铜象与驯象奴、驯犀奴均为国内首次发现。对犀牛进行形态学初步研究表明,这种犀牛为亚洲犀牛苏门答腊种,显然,现产于东南亚的犀牛必定通过某种途径进入了汉王朝,并成为汉代工匠精心制作的工艺品对象。

上一篇:带“通天”的诗句大全(30句)

下一篇:驯犀驯犀通天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