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9992019

《始皇大大我们走[三国]》风羲和 ^第12章^ 最新更新:2019-12-18

  他们第二天天一亮就赶到了城门处,蜀郡的军事和政事向来是泾渭分明的,鉴于郤俭和雍闿朱褒的脑子都还正常,还没到了把个人的恩怨凌驾于整个蜀郡的安危之上的情况,所以,守城的将士算是独立的,他们并不属于任何一方的私军,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保卫蜀郡的安全。

  这两天半他们都在骑着马狂奔——为了节省时间,快一些到达,秦政还好,一来他正值壮年,而来他弓马娴熟,虽然也有些难受,不过也在可承受的范围内,徐福却是觉得骨头都要散架了,他翻身下马,脚一软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靠着马棚的柱子死活不起来了。

  徐妧觉得自己可能已经灵魂出窍了,她这两天半完全是强迫着自己挺下来的,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她现在浑身僵直,根本动弹不得,她尝试着放开手中的缰绳,却感到五指的关节处火辣辣的疼,她忍不住一个瑟缩,然后发现全身都被带动着疼起来。

  秦政这才发现徐妧不是没事,而是动不了了,他赶忙叫士兵过来把她从马上小心抬下来,然后让苏固调拨的婢女将徐妧送进屋子里,徐妧让人打了热水过来,用干净的布包好手,慢慢浸入水中,突如其来的热让痛楚更加明显了一些,徐妧忍着直到逐渐适应,这才把手拿出来。

  手是没什么大事,但是她的腿问题很大,这个时候还没有后来的高桥马鞍和马镫,这会儿有低矮的软垫马鞍,对于大腿的磨损能轻一些,但是因为没有马镫,快速行进的时候必须用小腿紧紧夹紧马腹,徐妧并非是第一次骑马,但是她现在用的这具身体是第一次,这导致她理论娴熟,但实际操作却不尽人意。

  徐妧趴在床上,徐福从包袱中翻出了徐母放的伤药,此时婢女正在帮她上药,她现在最为庆幸的一件事情是,攻略组那位任务者看来和她一样都痛恨每个月必来的那几天,所以设定数据的时候将这一部分删掉了,这让她不用担心自己的伤势会雪上加霜。

  秦政去见了苏固,两个人只是简单寒暄了几句就散了场,不过苏固留秦政吃了顿午饭,徐福在屋子里歇了半天,端着午饭来找徐妧,看到徐妧凄凉地趴在床上,身上盖着薄薄的被子,整个人看起来弱小,可怜,又无助。

  “嗯。”徐妧尝试着动了一下身体,又是一阵钻心的痛,她皱起眉,忍着痛活动了一下下半身,然后再一次趴倒在床上,“把我行李里面的纸笔拿过来,你出去转转,看看汉中有没有什么新奇的东西,要是便宜,带回来给我看看。”

  “这样也好,许氏中的那位许劭,可是日后我们发起舆论的最好人选。”徐妧拿着笔在纸上画了几个只有自己才知道意思的符号,“如果能够把许氏拉到我们这边,也就代表着秦政背后有了世家大族的支持,汝南袁氏四世三公,只是他们家年轻的那几个性格都有缺陷,杨家古板了些,但是我们要的是他们家的年轻一代,这个年代,名士世家清流才是立身之本。”

  “有道理,汉室后裔肯定不成,远亲估计也没戏,汉灵帝死后,少帝刘辩称帝没几天就被董卓废了,然后是刘协登基,若是秦政能够在汉灵帝死前成为益州牧,再加上金钱运转得当的话,完全可以当个托孤大臣,虽然现在还不封异姓王,但是总有例外。”徐妧继续在纸上画符号,“而且我们必须要成为唯一的托孤大臣,然后最后让小皇帝禅位,这样做名正言顺,他的名声也不会太差。”

  说起这婚约,徐妧就头痛,她现在已经非常感谢那位任务者没有打算嫁给荀彧了。她现在的婚约者郭嘉,比她小上几个月,徐父还在的时候,与郭父之间的关系还不错,谈笑间定下了这么一个婚约,结果等到两孩子长大,两位父亲先后去世,徐母和郭母出了孝期,打算让两个孩子接触看看,若是不合适,也莫要被那婚约所束缚。

  任务者自然是很高兴,可是郭嘉却不怎么高兴,他那时初进颍川书院读书,因为聪明剔透,很受先生和年长学子的喜爱,正是扎在书海中如饥似渴的吸收知识的时候,却被迫要和一个看起来就有些骄横的小姑娘定时接触,这对于郭嘉来说简直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徐妧倒不是对郭嘉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这个人是个难得的聪明人,未来肯定还是要招揽一下的——不过那时候出面的可能得是秦政自己,免得对方一见她就彻底断了招揽的路子。可是问题就出在这聪明二字上,她的身份目前只有秦政和徐母知道,这个范围按照总局的条例来说就已经很可怕了。

上一篇:29去见羲和啦

下一篇:没有了